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汽車頻道 >> 產業觀察

大學生寒假給家人朋友帶了啥:歸來是最好的禮物

2018-12-25 來源:自集趣事網
大學生寒假給家人朋友帶了啥:歸來是最好的禮物 昨天杭城飄起大雪,西湖邊斷橋上,遠處近處的屋頂和草坪,都是雪白一片。等待了那么久,美麗的杭州終于陷入到一片讓全世界艷羨的雪白中。 在同樣美麗得不太真實的浙大校園里,許多考完試的大學生,拖著行李箱急匆匆地奔向火車站、飛機場。再美的雪景,也無法延緩他們回家的腳步。一年半載才見的家人啊,此刻在心目中占據了更重要的分量。 我們打開了幾個大學生的行李箱寶寶感冒吃什么好
,想看看他們都準備帶些什么回家。 一份禮物,就是一個故事,一份愛。對他們以及他們的家人朋友來說,昨天杭州的雪是暖和的,是甜的,是幸福的。 新年快樂。 這個美國姑娘給弟弟妹妹帶了鉛筆盒,給爸媽買了大白兔奶糖 下午2點,浙大海寧國際校區,孔莉娜在寢室忙著收拾行李。一堆鉛筆盒是給弟弟妹妹們買的,買給爸媽的禮物是奶茶和大白兔奶糖,還有自己愛吃的山楂糖。這些在中國很尋常的東西,是這個漂亮的洪都拉斯妹子要帶回家的禮物。 雖然是美國人,但孔莉娜的家人都生活在洪都拉斯的農村。今天晚上,她就要從上海飛往洪都拉斯,她有整整四個星期可以和家人待在一起。 去年9月,孔莉娜來到浙大讀研究生,攻讀中國學專業。在美國讀本科時,她曾來中國做過兩個學期的交換生。她說,自己喜歡在中國的生活,喜歡學漢語。于是,本科畢業后,她放棄了不錯的工作機會,再次來到中國。她的理想是做一名外交官。 孔莉娜有一個大家庭。爸爸媽媽生了三個弟弟妹妹,還在洪都拉斯領養了8個孩子。這些孩子最大的17歲,最小的7歲。 帶給弟妹們的鉛筆盒,是在淘寶上買的。在洪都拉斯的農村,很多人家的孩子都不讀書,因此弟弟妹妹們特別珍惜受教育的機會,十分愛學習。“給他們帶鉛筆盒,他們一定會很高興。”每個鉛筆盒都不一樣,“我想讓他們每個人都擁有屬于自己的、最特別的鉛筆盒。” 莉娜覺得自己很幸福,所有弟弟妹妹都是最親的家人。“這次我回家,我知道他們又會淘氣,偷吃我們做的小餅干。” 爺爺的龍井、奶奶的護手霜、媽媽的杭白菊全都是用獎學金買的 下午4點半,封恩程拉著行李箱,坐上了從杭州開往嘉興的動車。回家的路程不遠,但兩個月沒回去的他,還是很想家。 封恩程是浙大熱能專業大二學生。藍色行李箱里,裝的幾乎都是帶給家人的禮物:爺爺的西湖龍井、奶奶的雅霜護膚品、媽媽的杭白菊。 “爺爺喜歡喝茶,杭州的龍井茶最出名,我就給他買了龍井。奶奶在家里用雅霜,我看到杭州的商場有賣,就買了一些。媽媽在箱包廠工作,壓力大,杭白菊對緩解壓力比較好。”封恩程買的禮物都很實用,“對身體好”是他挑選的主要標準。 這是他第一次給家人帶禮物,用的是自己的獎學金——學業三等獎學金和國家勵志獎學金,一共有6000元。他說想用自己的錢,為家人做點事。 封恩程是爺爺奶奶帶大的,和爺爺奶奶的感情深厚。“小時候喜歡吃甘蔗,甘蔗節太硬咬不動,奶奶就會把節咬掉再給我吃。” 他記得那時候家里有一輛被爺爺奶奶改裝過的三輪車,車上搭著小棚。“他們要忙農活,但又不放心我一個人在家。所以我家田里經常有一輛帶棚的三輪車,我在車里睡覺,他們在田里干活。” 小時候的故事太多,封恩程記著的,大抵都是爺爺奶奶對他的好。“現在我長大了,他們卻在慢慢老去。”這個懂事的孩子說,爺爺去年做了一場大手術,“我真害怕哪一天會失去他們。” 放假期間,他哪兒也不打算去,會一直陪寶寶咳嗽怎么治
著家人,“爺爺奶奶沒來過杭州,年前我想帶他們來玩一趟,看看西湖,看看我讀書的地方。” 這個叫歸來的女孩說,“歸來”就是帶給家人最好的禮物 歸來是一個女孩的名字。她是海寧人,在浙江大學廣播電視專業讀大四。“我們這個姓很少見,爸爸在給我取名時,干脆組了個詞,就叫歸來。”小姑娘說。 她帶給父母的禮物,也很特別,是一條潔白的哈達。 去年暑假,歸來通過自己的努力,獲得了一個在拉薩實習的機會。“我一直想去西藏看看,沒想到是通過這樣的方式。” 最難忘的一次采訪經歷,是在西藏浪卡子縣氣象站的采訪。浪卡子縣地處西藏南部的喜馬拉雅山中段北麓,平均海拔4500米,是西藏山南市海拔最高的縣。那天下著雨,因為空氣稀薄,一下車,就感到胸悶。出來迎接的氣象站長,嘴唇小兒退燒藥有哪些
烏紫。在這個艱苦的崗位上,這位站長已經堅守了幾十年,實在令人佩服。 歸來從西藏帶回來一條哈達,她準備將這件帶著濃厚祝福意味的禮物帶回家。 “就父母為我取的名字,代表著他們希望我遠游不忘歸來,能夠凱旋歸來、平安歸來。”或許,在外的游子平安歸來,就是帶給天下所有父母親人最好的新年禮物吧。 來自吉林長春的直博生,給東北的同學帶了雙鞋 來自吉林長春的姜質琦,是浙大高分子科學與工程專業大四學生。“沒啥特別的,就帶了衣服、電腦,還有一雙給同學買的鞋。”帶著一口東北口音的姜質琦說,“鞋子是代購的,便宜。” 他回家是坐K字頭的火車,從杭州到長春,整整39個小時。在他的行李箱中,最重要的東西就是那臺電腦。“我要寫‘書’了。”小伙子樂呵呵地說。去年10月,姜質琦獲得保研的機會,而且是碩博連讀。未來5年,他將繼續留在浙大攻讀高分子科學與工程專業,這是一位未來的科學家。 姜質琦這學期加入了一個課題組,兩個兩個博士后、六個博士、三個碩士,還有兩個像他這樣提前入組的直博生。最近課題組準備出一本這些年研究成果的專著,每個人都要盡一份力。畢竟還是本科生,姜質琦在專業方面不太幫得上忙,主要負責查閱文獻,以及后期校對工作。 盡管如此,他仍然很興奮,“畢竟是人生第一次出書,想多做些事,也對我未來的研究有好處,可以看更多的文獻,了解研究最新進展。” “我爺爺奶奶是本科畢業的,算是那一代人中的知識份子。他們望孫成龍,一直希望我能再進一步,繼續深造。”姜質琦說,回家以后,要每天用四五個小時做和專著相關的工作,這是他對家人最好的報答。 暖心閨蜜給好朋友造了間袖珍房 浙大大四學生、來自寧波的高娃造了一間迷你袖珍房。雖然制作難度比不上《核舟記》里的小船,可也考驗著高娃的耐心和細致。偌大的行李箱上擺放的,是半個大拇指般大小的壁爐和小床。而成品,則是一間能發光、會唱歌的玻璃球小屋。 雖然還只是個半成品,高娃想把它們帶回家,在閨蜜生日前做完,保證這一次可以準時送到閨蜜手中。“她喜歡小清新和文藝的東西,我就親手做一個玻璃球小屋給她。造型好看,她一定會喜歡。” 去年,高娃為閨蜜繡了個錢包,斷斷續續地繡了半年。“那陣子她超級喜歡流蘇繩,我又去買了繩子和串珠,設計制作了流蘇。”原本打算二月份送出去的禮物,被高娃拖到了三月份才送出手。 今年打算做個耗時少的禮物,高娃沒想到還是給自己挖了坑。玻璃球小屋的原材料是“一袋木頭、一袋布料和一袋紙”。把毫無聯系的原材料變成立體的袖珍模型,并不輕松。“壁爐很難做,里面有小火把,需要用皺紋紙剪成長5毫米、寬2毫米的紙片,變成木棍,粘在里面。” 高娃的生日比閨蜜早4天,同時為對方準備生日禮物成為兩人多年來的默契。她收到過閨蜜寄來的零食大禮包。 “我們兩個出去買東西,她挑她的,我挑我的,其實她并不了解我喜歡吃什么。”雖然高娃也吐槽閨蜜不懂自己的口味,但就是這份心意讓她覺得,“并不是零食大禮包有多好吃,而是她有東西會記著你。” 一個學期見面兩次,心情不好就去對方的城市待一陣。高娃說,“我們沒什么溫情故事,相處方式也很平常。雖然我們三觀不合,但是可以愉快聊天,聊人生、聊未來。”
?
被22彩票骗了可以报警吗